大學時代曾翻過一本文化人類學名著《菊花與劍》,作者用「菊花」比喻日本人日常生活優雅恬靜的一面(尤其熱中花道),用「劍」比喻他們對外征戰時的殘酷嗜血。「菊花」與「劍」說的就是日本矛盾、二元對立的民族性。

當我參觀完京都御所和二條城後,所看到的對比或許沒有菊花與劍如此強烈,但兩者之間的矛盾還是令人印象深刻。

(圖說:二條城內庭園也有紅葉,但較著名的是另一種植物)

 

 

 

二條城是德川家康在400年前建造的城堡,用途是供將軍上京時的住所,也就近保護天皇。美其名是保護,但德川家盛世時,壓根沒把天皇放在眼裡,德川家光時期還曾有天皇不甘受辱,憤而退位。瞭解這層歷史後,也難怪將軍久久住一次的城堡蓋的比天皇的皇居更像皇宮了。


壯觀的城門和護城河

 

 

「唐門」:第三代將軍德川家光從豐臣秀吉的伏見城搬過來這座門。除了雕樑畫棟,我想不出其他詞來形容。

 

 

 

「二之丸御殿」:1867年,德川家最後一位將軍德川慶喜於此宣布大政奉還(殿內不能拍照,但官網有圖)。每一個房間的壁畫、屋樑上的裝飾都經工匠精雕細琢而成,不難想像德川幕府當年如何意氣風發。或許他們就是懷抱「展現實力」的態度,建造整個二條城。

 

 

 

步出二之丸御殿,前方竟又出現一條護城河(到底是有多少人會打過來?京都御所一條都沒有,這有兩條),往前走去,搶鏡的銀杏樹就探出頭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原來二條城內也有相當壯觀的銀杏樹。風一吹,黃澄澄的葉瓣從天飄落,宛若黃金雨;風停息,自然擺動的葉串貌似風鈴,隨時會發出清脆的聲響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shibas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